您现在的位置:耒阳市历史文化网>> 民风民俗>> 习俗>>正文内容

家乡的风情:61 家乡的丧葬习俗(五)

      
      追悼会的第二天就是出殡的时间,至于具体什么时间,那得听地师的安排,一般地师会把写有开金殿、封棺、出殡及下葬具体时辰的课单贴在大厅屋里,一切遵照就行了。这次有皇伯母的下葬时辰为午时,即今天的十一点至一点之间。我看了一下,开金殿时辰为十八日已时,而这次挖机是十九日,这种不重视的态度是不对的。要不就不动地师,要动就应重视。当然不是说地师查的日子就是金科玉律,百分百应验,毕竟信之则有不信则无。地师查日子也是费番心血的,看似简单,其实之间的推演是伤脑的,必须照顾方方面面,要不买本历书就万事大吉了!所以任意更改时辰,是对地师劳动成果的不尊重,也浪费了那几百块钱师傅钱。略懂风水的人都知道,时辰的重要性超过日子的重要性,无好日但有好时是不怕的,如果能幸运地碰上“贵登天门时”,致使日子再差,也百无禁忌。有些出殡时间查在凌晨三四点,我也碰过,如是雨雪天气,那真叫苦,个个骂娘,包括金杠,礼生一干人等,孰不知地师的苦心,谁愿意大半夜受罪呢?

      

 

      金杠一般会在出殡时间的前个把小时聚到大厅屋里,从厅屋阁楼及梁上放下抬棺的龙杠、大小柩及篙子,撤去灵堂,用大绳绑好棺。绑棺是个技术活,既要紧固又要灵活,千万不能拗着,否则下葬要抽不出绳就麻烦了。今天的棺就没绑好,太松了,摇晃不定压向一边。我抬了二十几年棺,还没学会绑棺,因为从没亲手绑过,都是老手们绑的。家乡把出殡抬棺出大厅屋这一刻叫“发引”,吉时一到,鞭炮一响,金杠们喊一声“起”,随着孝子孝女们的哭丧声,伴着乐队礼生的锣鼓声,就出了大厅屋。本来抬棺是十六个金杠,但“打出丧”只能八个人,前后各四人,不过另八个金杠也得到场,帮忙起棺,抽凳,扛凳扛小柩。八个人出柩很辛苦,因为高矮不同,上下阶子等原因,如果压着了,真的很重,压得脸青流汗,甚至挪不动步,这就是传说中的“当煞”,说阴气重。
      八个金杠抬出后要放在路上等候,到吃完饭或吉时再抬,这个就叫“打出丧”。打出丧停棺的地点是固定的,几十年如此,如果埋葬地点在村南或村西,出丧就打在塆中间路上坡老坛山外的一宽阔处,原来正对十组公厅屋,现在是雪峰先生的老家。如果埋葬在村东,出丧就打在鲫鱼塘马路的宽阔处。今天葬在村东的蚌丝坳,本来出丧应打在鲫鱼塘,可十年前,塆里的一些自认为有头脸的人家居然绕道抬棺,从永济街上经过,目的是显摆下,有什么显摆的?显摆一下就长脸了在人心中地位提高了?做人还是低调点好,否则从半空跌下摔得更重!我祖母过世就没绕道永济街。当然绕道街上也可以,毕竟历史上永济街是泮塘边的范围,不算“侵权”。不过这一绕道起码多了四五里路!金杠自然更辛苦了,主家的铳也得多打许多。绕道永济街,出丧就打在萝坳上,现在秋元先生家旁边。

      在打出丧这两个小时间内,先用早餐,就是吃大锅粥。吃完粥后,礼生要举行“点主”等仪式,金杠则要准备抬棺的东西搓草绳,两个一组,一个搓一个递,搓草绳也有讲究,分“男左女右”方向搓。但现在不搓草绳了,改用麻袋,割开套上去就能用了,既简单又方便还牢固。

       

 

       根据下葬时间的不同,有吃完午饭送上山的,也有送上山后再吃饭的,今天是送上山再吃饭。打出丧到二次抬棺,和尚要身披袈裟围棺念经点煞水,还要杀公鸡飞丧。由于路程的远近,抬棺过程中,礼生会想出个“上路祭”的办法,就是在路上停歇,用抬花上的三牲上祭,这样金杠们可以歇会喘口气。这个习俗与别的地方尤其北方地区不同,那些地方在抬棺的过程中不能让棺落地,否则会认为是老人要葬在这儿。但抬棺过程中一直不歇抬到墓地也是常有,十年前我曾抬过最远的一次棺,住在城里的有梅过世了,从武装部一直抬到烈士陵园上车,七八里远,再从水管站抬到对门坳,又是四五里远,中间没换人没停歇,那次是最辛苦的。路祭分为三五七祭,这个视路程而定,在那停由棺前面的抬花决定,多选择平坦宽阔之处。上祭过程中,有人敬烟表示感谢。

      


      抬棺过程中,孝子们及代告(多由逝者大侄儿担任)要跪接,长孙或长曾孙执系有长白纸条的皤子走在前面,另外的逝者头像及点主盒位也由其它孙子捧着,并打黑伞遮住。前面的走得快慢,直接影响金杠们的辛苦程度。现在抬棺都很文明,一切由平稳慢为原则,贴棺抬的四个人要有经验,会“别牛”,是抬棺质量的保证。听说过去就不一样了,有些人自恃有把子蛮力,乱撬乱别,有好路偏别着你走坏路,上坡故意拖,下坡故意冲,总之常出事端风波。

     好不容易抬到坟地,早有挖金殿的在地师的指挥下用麻杆烧暖为了坑,地师也把阴地契一并烧好在坑内,当然也要杀鸡滚坑。

     吉时一到便下葬,地师先定好向分好金,一声令下四角下土,地师边念安葬口诀,其实也是保佑逝者与生者的好词好句。边填土边放鞭炮,路上剩下的所有鞭炮此时都得一块放了,不能带回。所有送葬的人都要下白,不可回头离开。捧相片与盒子的两个孙子将相片与盒子贴身反转,并沿原路返回,不可抄近路,否则逝者回家看看时找不到来路。
 


       到这时候,白事算完成了,辛苦的孝子们可以轻松歇口气了。可请来做事的人任务还很重,要收拾碗筷桌凳。现在好多了,都是湾里办的桌凳,原先要满塆去借,打上字号在白事完成后又去送,场面大的百几十户人家的桌凳要借遍,辛苦可想而知。当然,在晚上主家仍会用剩菜剩饭感谢一下帮忙的人。

      到这会,白事才算结束了。至于接连三天去坟上生火陪逝者则是孝子们的事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  上午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