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耒阳市历史文化网>> 民风民俗>> 习俗>>正文内容

家乡的风情:57 家乡的丧葬习俗(一)

 在农村,最重要的莫过于办白事了,比之结婚寿庆更叫人重视,因为这件事拖不得等不得更瞒不得。在小塆如果老了人,几乎是全村所有人的大事,即便在外的人也必须赶回,毕竟家家都有老人,个个都有这么一遭,于是全塆男女老少齐上阵,踏踏实实把事办完。而像我们这样的大塆场,老了人便没有这般大动静,在外的人也自然不用赶回来。老的人如果年纪不到六十岁,当然是悲痛的,更多的是惋惜,在人心中多少有点不很尊重,言语中多将死言之为“jiao了(读二声)”,办起事来也少了些张扬,而七八十岁的老人死了,便称为“过世”,白事成为“白喜事”,后人少些悲痛多了欢愉,再热闹风光也没人说什么,所谓花红孝子是也。对于久病在床的,后人简直是解脱了。自己也四十多了,这些年也没外出,总在塆里生活,也见了百多人死亡,对其中的习俗多少有些了解,有必要写出来,让大家分享另一种家乡风情。
       家里老了人,要放鞭炮,也算个信号,让塆里人晓得。接下来就是请水,塆里都是从塆前的老水井请水,因为死者是呷塆里井水长大并变老的,井水是圣洁干净的,用熟悉的井水擦试身体,灵魂易得到安息,有些塆是从塘里或溪里请水。请水一般有几个人,都是自家屋里和塆里帮忙的去办,亲人们不参加。请一位老者持面铜锣带路,提醒旁人让路,妖邪站边,有人拿把水壶跟着。到水井了,主持的念念有词,点香鸣炮之后,用水壶灌满装起再返回,又是铜锣开道,一行人不得回头。把洁净的井水请回后,有专人给死者擦拭身子,有时是儿女亲自做,我祖母过世时是母亲与姑姑做的,如果请别人干,事后是要包礼感谢的,一般是个工钱。擦拭后,就给死者穿寿衣,这个是有讲究的。寿衣太多是死者先前准备好的,有好几种颜色,一般穿七件,年岁高的有穿十一件的,都是单数,而且上衣比裤子总多两件,如上七下五,上九下七。最后是青色寿鞋,全部穿好后,就抬起放在门板上,用麻绳系住双手与腰,盖有一张毯子或布,上摆有一张桌子,以防诈尸,如果是女人,桌子上便放有倒扣的米塞,上面再放坡块镜子和剪刀。门板脚头点有桐油灯芯,现在都是风吹不灭的长命蜡烛,一直亮着,有后人时不时添香不熄,一切都是给死者照亮去地府的路的。此时起,后人得轮流守灵,总之不能没人陪着,要招呼前来看灵的亲友们。否则是极不孝顺的,即使吃饭也得轮着。
      这时亲人与组长们聚在一起,商量一些事情,最紧要的是请个地师,也就是风水先生,择穴查日子都要赶紧进行,这是确定后事安排的前提,一切都由地师决定。不管平时信不信这个,这个时候都要信了,谁也不敢马虎。地师是要花钱请的,从第一次来到上山,有几天就几天工资。许多人请父亲看地,也有许多人不请,这个无所谓,相信你的自然请,不相信你的不要钱也不会请!
      接下来就是“听孝”了,由死者的儿子与孙子去满湾听孝,腰间系条草绳,别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。这个时候,不管孝子年多大官多大都得挨家挨户去听孝,这是给死者赔罪,祈求别人谅解,一切恩怨到此结束。听孝即是见到塆里的人就得下跪,不管对方年纪与辈分,而且态度虔诚。一见孝子们挨个跪下,对方都会赶紧扶起,并询问后事怎么安排,哪天出殡什么的,孝子都一一作答。在湾里听完孝后,就给亲友听孝了,现在一般都是打电话通知了,省了奔走的劳累,但如是母亲去世,娘家必须登门去告之,这叫奔丧。
        农村大多建有公用大厅屋,死者都会被抬到大厅屋里,这叫“进火”,也叫收殓,在大厅屋里办事场所大人多热闹。早有人将棺材抬到大厅屋里了,开始上漆,即使早漆好的,也要上层新漆。这次有皇伯母过世我正从哲桥来,被“大走动”细屋里组长有武满安排,抬尸体进火。抬尸体进火是四个人,各端门板一角,有后人打伞抱着逝者相片走在前面,这个多是孙子,尸体头脚也有人打着黑伞遮住日光,因为阳气太盛。走到大厅屋有固定路线,总之不能从大门进,都是从大厅屋侧门进,再从大门抬出去,这叫“死人抬出”。后边有人打鞭炮跟着,不能够熄火。也有例外,象这次进火,不但不准鸣炮连哭都不行,这与逝者过世的时辰有关联,不能惊动天地。抬尸体进火,要平稳不能左颠右摆,更不能让尸体从门板上滚下来,所以要慢。抬尸体进火的四个人都有主家包的礼,不多是个意思,这次我收到了三十块钱。
      到大厅屋后就是入棺了,将门板放在棺材边上,有人稳住门板,又有几个人用手将尸体抬进棺里,这时棺材里已装了房石灰并用烧纸隔开。抬进棺材的时候,我看到了有皇伯母那比雪还白的满头白发,有点耀眼,眼晴紧闭,嘴巴微张,可能是没牙齿的缘故无法闭合,尸体很凉,犹如摸到冰块。尸体放进了棺里要注意两点,一个死者的头朝里,双脚抵住棺椁板,这叫“顶天立地”,头部必须居中,不能左不能右,一公分都不行,有专人用稻草丈量,对这个后人很看重,认为左了或右了对后人不利,得用烧纸垫好。接着将逝者早些时捆住手的绳子、腰带鞋带解掉,之后放入逝者生前所用的物品,女人的镜子梳子是少不了的,还有字牌收音机什么的,还有用布包的米团,最重要的是要放入毫子(硬币),将纸币塞进逝者双手,预带带钱投胎,来世不愁吃穿,然后用两张白纸盖住身子。再就是往里面倒石灰了,这些石灰都是上等灰,雪白的,都是多年前就准备好的。石灰只能倒在头部以下部分,头部用烧纸摆满,以使凭吊的亲人看最后一眼。石灰一直倒满至棺沿,上面再分三行盖以烧纸,象盖瓦一样叠着放。这一切弄好后,就抬起棺盖放在上面,但不能盖紧,那要等另个吉时叫和尚们封棺。后来查了下书,进火不能哭是有说法的,怕眼泪滴到尸体上,对哭者不利,只是没人解释得通。《杂病广要》_骨蒸篇里有一句话:骨蒸病者……其源皆由……或临尸哭泣,尸气所感,邪气一生,流传五脏,蠹食伤心,虽有诸候,其实不离乎心阳肾阴也。就是说   , 容易导致疾病生成 ,看来古人还是讲科学的。
     
 
 
 
同时主家请来的扎孝堂的师傅开始布置灵堂了。之前塆里都是请别塆的人来干,这十来年塆里都是大叔有恒先生干这行,也叫跑堂,包括吃饭打菜(上菜)在内。原来的灵堂布置很费时费力,一切都要亲自动手裁纸劈蔑糊祷,还不好看,现在都是现成的不锈钢架子,拼上就成了,省时省力又美观大方。这一行也辛苦,但收入还是可观的,一场白事下来少则一两千,多则两三千块,就那么三四天。
     还有厨师也开始工作了,开菜单什么的。一切都为后两天的热闹准备着。
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  凌晨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