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耒阳市历史文化网>> 耒阳人物>> 历史名人>>正文内容

罗含传说拾遗

罗含传说拾遗之一

 

著书《更生论》

  永和七年(351年),罗含出任宜都太守。这期间他准备撰写一篇唯物辩证哲学方面的文章,这篇文章他已经思考了很多年,迟迟没有动笔的原因是他觉得自己还没有考虑成熟。直到有一天,他遇到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,大受启迪,这才挥毫写下了著名的《更生论》。

  那天,罗含在寺院拜访高僧悟道大师。两人在禅房品茶论道之时,庙外突然起了一阵骚动,只听有人在咒骂,还往庙里扔石块瓦片。
  罗含和悟道大师疑惑地踱出门来。一个小沙弥匆匆跑过来,双手合十,道:“师傅,黄五又在庙前闹事。”
  悟道大师皱了皱眉,什么也没说,缓步向大门走去。
  罗含跟上去,问道:“大师,这个黄五是什么人?闹什么事?”
  悟道大师轻叹口气,说:“阿弥陀佛!这个黄五是个不务正业之徒,他讹诈上我寺院了。你去看看也好!”
  两人来到大门口,只见一个外貌60来岁的精壮老头正在门口跳着脚说着什么。罗含似乎认得此人,一时却又想不起来。
  悟道大师双手合十,轻鞠一躬,道:“阿弥陀佛!这位施主怎么又来了?佛门乃清静之地,不可亵渎菩萨。”
  老头回头骂道:“妖孽!你这个妖孽,你施法偷了我黄五的寿命。你为了自己长生不老,偷了我的寿命,我要你陪我的寿命……”
  罗含蓦地想起来了,面前的这个人一个月前因偷窃邻人的母鸡被人扭送到府衙,挨过杖刑。可当时此人年轻力壮,现在却满脸的皱纹,连头发和胡须都是花白的,难道是两个人?
  这么想着,罗含不由斥道:“大胆狂徒,胡言乱语,你怎么会是黄五?”
  黄五回道:“我不是黄五我是谁?街坊四邻都认得我,我还冒充不成?你又是谁?你管什么闲事?”
  悟道大师轻声对罗含说:“这人的确是黄五,错不了。”
  罗含不由大感惊奇,他万没想到一个人仅仅过了一个月时间,却会一下子变得如此苍老。一个月前,黄五还是个20来岁的小伙子,可现在少说也有60岁了,这是怎么回事?
  罗含对黄五说:“我是谁不要紧,这事总得有人主持公道吧!你倒说说悟道大师怎么偷了你的寿命?”
  黄五说:“你听我说,一个月前,我到寺院借东西,结果被寺里的小和尚打了……”
  一个小沙弥轻蔑地“哼”了声,回道:“黄五,你那是借东西吗?你那是偷东西。”
  围看热闹的众人不由“哄”的笑了。
  黄五脸红脖子粗地争道:“反正被你们打了以后,我就感到自己身体一日不如一人,就成了这个模样,一下子老了几十岁。我本是个20 岁的小伙子,现在不知道的小孩都喊我老大爷了。”
  悟道大师说道:“阿弥陀佛!老衲略懂医道,你是患了早衰症,和他们打你没有任何关系,他们不打你,今天你也会是这个模样。老衲已给你配制了几付草药,吃了后能缓解症状,你怎么不信呢?”
  黄五跳着脚说:“我不信,我不信。你是个妖孽,你会法术,你明明恨我偷了你们寺里的东西,所以把我的寿命偷走了,想让我早死,你却不承认,还在这里狡辩……”
  罗含道:“黄五,悟道大师德高望重,他岂是会妖术之人?你现在可认出我了?如你再无理取闹,我定把你抓起来投到牢里去。”
  黄五一听,再仔细一认,终于认出这个穿便服的中年人居然是宜都太守罗含,不由吃了一惊,两腿一软,跪倒在地,说:“请老爷为小民作主,让这个老、老和尚还我寿命。”
  罗含说:“悟道大师刚才说了,你患的是早衰症,吃他几付草药就能缓解症状。你就先吃几付试试,看看效果如何,怎样?如你再闹,我立马把你关到牢里去。”
  黄五听了,无奈地点了点头,爬起身,走了。
  回到禅房,悟道大师轻叹口气,说:“阿弥陀佛!我哪会什么妖术?我小乘佛教宣扬人死精神不死,强调因果报应,转世轮回,人岂能永远不死?这都是愚民不识理之故呀!”
  罗含听了悟道大师一番话,大受启迪,他认识到万物虽然都受生存时间的限制,但代谢则是无穷的。当天,他就写出了著名的哲学著作《更生论》,提出了“万物有数(限制),而天地无穷;万物不更生(代谢),则天地有终矣”的观点,完成了自己多年的一个夙愿。
  再说那个黄五回家之后因连续吃了悟道大师配制的草药,早衰症被遏制了,脸上又渐渐焕发出了活力。


          

罗含传说拾遗之二

 

义除妖蜃

  

  耒阳东乡有条涧原来叫罗含除妖涧,现简称罗涧。传说当年罗含曾在此地射死了一条妖蜃,当地人故此命名。
  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:
  当年,罗含文武双全,不仅学识渊博,而且善使“罗家拳”“罗家棍”,骑射样样精湛。那些年,他赋闲在家,不愿出外为官,常常游走于山水之间,为写《湘中记》作准备。
  这年春天,罗含骑着一匹驴子,身背弯弓,腰挎箭袋,又踏上了游走于山水之间的路途。
  正是阳春三月,莺飞草长,柳绿花红,燕衔春泥,大地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。罗含在游山玩水之时,还不忘用弯弓射杀天上的飞鹰和地下的走兔,真是其乐融融,惬意之极。
  这天傍黑时分,罗含来到耒阳东乡一个小镇。他想买点酒喝,一路看去,却见沿街店铺只有素食汤点,并无荤酒。他好生纳闷,抬脚走进一家店铺,问店家:“贵店可有酒卖?”
  店家笑道:“阿弥陀佛!今夜怎敢动荤?说也罪过。”
  罗含不悦道:“你一个开饭铺的,倒念起佛来了,你念的哪门子佛呀?”
  店家道:“客人是外人,岂不晓得入乡随俗之理?你不见我这里家家俱是念佛,哪来的酒?”
  罗含奇道:“这又是为何?”
  店家道:“客人先吃饭吧!吃过饭我给你开一间上好的客房,然后你尽可去看热闹。”
  罗含问:“有什么热闹可看?”
  店家笑着不再答话,只招呼小二过来送上素食粉汤、蒸卷馍块,再把门口的驴子牵到后院去喂养。
  罗含也是饿了,见了这些食物,坐下就是一阵狼吞虎咽。吃过饭,他上楼来到店家安排的客房,刚把背上的弯弓取下,还来不及取箭袋,就听到街上传来一阵喧哗声。他走到窗口往外瞧去,只见街上满是本地人,有执香的,有执烛的,还有一些穿着簇新粗布衣服的老头老太,只是那身上的衣服却是送终寿衣。一街人热热闹闹、熙熙攘攘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。
  罗含很是惊诧,想起店家说的“热闹”二字,想必就是指这了。他赶紧操起弯弓重又背到背上,下了楼。
  出了店铺的门,罗含随着人流来到镇西。只见众人跪倒在地,朝着西方礼拜,念着佛语。他挤进去一看,前面是一条深涧,涧对面是座黑黢黢的高山,真可谓水深山险。
  罗含很是茫然这些人在拜什么,想要问人,却是闹哄哄的,根本无人理他。
  突然,涧中水势翻腾,四下吹起一阵阴风,吹得人眼都睁不开。
  待到众人睁开眼,忽见对岸高山上现出一座楼台,涧中间架起一座金桥,直跨过涧来。对面桥端挂着两行红灯,光芒闪烁,直照得那座楼台金碧辉煌,仿佛仙境。
  这时再看那些穿着寿衣的老头老太纷纷站起身,齐向那座桥头走去。
  罗含见了,惊讶不已,忙问旁边一个壮汉:“大哥,请问一声,这是干啥?”
  壮汉道:“见佛呀!这些老头老太是去见佛的,你没见对面那座楼台有仙佛在接引吗?”
  罗含听了,忙抬眼仔细向那座楼台看去,果然依稀看到有仙女在那里站着。可是看不真切,朦朦胧胧,似真似幻。他心里一动,觉得蹊跷,一把取下背上的弯弓,从箭袋里摸出两枝箭,一枝咬在嘴里,一枝搭上弓弦,瞄准了对面的一盏灯,“嗖”的一声,正射中一盏灯,灯刹时灭了。不待众人回过神来,第二枝箭又射了过去,另一盏灯也灭了。
  霎时,四下一片黑,半空中一声响亮。倾刻间,桥崩楼倒,桥上的老头老太跌落水中,直呼“救命”。
  众人见罗含射灭了灯,一时非常气愤,有骂的,有哭的,还有的拾起砖头碎块往他身上打。罗含见犯了众怒,忙趁黑往外钻了出去,回了客店。
  第二天一早,罗含来到镇西,深涧旁仍然聚着许多人。他大感好奇,挤进去一看,只见涧对面的山洞口横躺着一个巨大的像鱼一样的怪物。
  猛地,一个壮汉一把扯住罗含,大声说:“大家快看,这就是昨晚射死妖精的义士。昨晚我就在他身边,亲眼看到他射的。”
  众人一听,很快把罗含围了起来,纷纷说着感谢的话。
  罗含不安地问道:“这到底是咋回事?”
  壮汉说:“义士,你听我说。对面这个妖精是前年三月初七夜里在这山中吐出五色毫光,结成佛殿,架起金桥,桥头俱有红灯,直至半夜方散,一时轰动全镇。大家都说是西天活佛来这里救度世人,至此家家吃素,人人念佛,要上西天。从那以后,每夜隔涧观望。直到去年三月初七,妖精又现,一时一些老头老太争着过桥去见佛。到了桥尽处,再没个回来,人都说升天成佛而去。故此远近村镇,好道吃斋的,便预先在家中写好遗嘱,弃子弃孙来桥上西天。昨夜又是三月初七,却被义士连射两箭,将桥上红灯射灭。我等村人愚昧,直恨义士射灯。哪想今明走过涧来看时,却见这妖精死在地上,两枝箭插在它眼里,正不晓得是什么怪物,什么原故。”
  听完壮汉的述说,罗含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自己昨夜射死了一个怪物。他仔细看了看怪物,回头对众人说道:“我常博览群书,书上记载:雀入淮水为蛤,雉入大海为蜃。此怪物名为妖蜃,它能吐气结成楼阁桥梁乃至神仙人物,其实都是幻影蜃景。桥梁是它的长舌,亮灯是它的眼睛,门户是它的大嘴,若有人走上桥去,它便一口吸入腹中,顷刻消化。妖蜃吃一回饱一年,故此才一年出现一次。你们误信是佛,幸得射死,除了一方妖害。”
  众人听了,这才知道怪物名叫妖蜃,一时连连啧舌,赞道:“幸得义士射死它,不然不知要害死多少人……”
  当即,镇上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过来,询问罗含姓名、何方人氏、来此作甚?罗含一一作了回答。
  一个老汉当即代表全镇人邀请罗含到镇上一家豪华酒楼摆酒庆功,以示答谢。
  罗含笑道:“难道你们就此开荤饮酒,不再吃素了?”
  老汉乐呵呵回道:“信佛当然吃素,但是做事不能偏激,全镇都不卖酒,日后哪有客人留宿呀!从今往后,该喝酒的喝酒,该吃素的吃素。这叫各走各的路,各忙各的活……”
  罗含走了以后,东乡人为了感谢他除去妖蜃,并把这条涧取名为罗含除妖涧。这个传说也一直在当地流传到今天。

 

【作者简介:贺清华,男,湖南省耒阳市人,湖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耒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秘书长、耒阳市作家协会理事。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写作,先后发表小说、故事、散文200余万字,并多次获奖。文章散见于《故事会》《民间文学》《湖南日报》《羊城晚报》等报刊杂志,出版有小说故事集《玉板指》、《花荣的手势》等。

 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